吴群:燃尽热血映检徽

2011年7月22日 来源:《蚌埠日报》 乐虎乐虎国际登录游戏账号app新闻网

2011年6月16日。

  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办公大楼223房间,整洁的办公桌上,台历静静停留在这一页。

  这一天,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市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处原副处长吴群,最后一次强忍着病痛坚守工作岗位。

  第二天,他因病情恶化,再次被送进医院。

  时隔不到一个月,7月13日零点17分。

  49岁的吴群在与癌症抗争了一年零四个月后,带着对工作和生活无尽的眷恋,永远离开了自己热爱的检察事业,离开了他不舍的亲人、同事和“当事人”……

  吴群走了。

  “前些天还看见吴群在办公室整理卷宗。”共事多年的民行处副处长周献亮不愿相信。

  “好人啊,咋走得这么早!”曾到市检察院申请抗诉的怀远县三轮车夫朱君祥痛惜不已。

   ……

  7月15日清晨,细雨蒙蒙。人们含着热泪聚集在市殡仪馆,送别他们心中的好检察官。

  亲人悲恸,同事呜咽,更有许许多多的普通群众来了,哀声一片,悲情动地。

  吴群走了,但留下了忠诚于党的事业、恪尽职守、爱岗敬业的精神财富,留下了他情系百姓、公正廉洁的高尚品格,也引发了人们无限追思。  “胸前的军功章换成了检徽,我一定要对得起这份责任和使命”

  1999年8月,36岁的吴群告别战友,结束了17年的军旅生涯,转业到市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处工作。

  民事行政检察监督工作,主要职责是依法对法院的民事审判和行政诉讼活动进行法律监督,以维护司法公正,保障国家法律正确实施。

  隔行如隔山。陌生的岗位,对吴群这个中年改行、半路出家的检察新兵来说,无疑充满挑战。

  “胸前的军功章换成了检徽,我一定要对得起这份责任和使命。”吴群深知,民事行政检查监督工作是法律监督的最后一道防线,看到自己的差距,他一度焦躁不安。

  为了迎头赶上,他在书本上狠下功夫,反复揣摩一个个法律术语,认真背诵一条条法律规定,一步一个脚印跋涉在“闯关”之路上。

  2002年,国家规范司法考试制度,只有通过考试取得检察官资格才能办理案件。吴群此时虽然已经年近不惑,却毅然向因难度大而被称为“天下第一考”的司法考试发起冲击。

  求知若渴的吴群让同行钦佩。

  “那时候还在老办公楼,他经常一个人在办公室学习到晚上很晚,他办公室的灯总是全楼最后一个关的。”同事刘虬清晰记得吴群刻苦学习的情景。在学习迎考的那些日子,吴群晚睡早起,每天都学习到深夜。没有老师,他以领导和同事为师;记忆不深,他就反复练习;理解不透,他就多方探求。办公室、家里、出差途中,甚至上下班的路上,都成为他学习的场所。  不知疲倦的吴群让家人心疼。

  年迈的母亲觉得吴群参加司法考试实在太辛苦,就劝他不要再考了。一向孝顺、从不和母亲大声说话的吴群很生气地说:“妈妈,你做了这么多年的纪检干部,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不考过司法考试,不掌握法律知识怎么能办好案件,干好工作?”

  “就连生病后在北京检查就诊,他还忘不掉到王府井大街的法律书店,选购那些在蚌埠买不到的法律书籍。”妻子梁仁玖为这事还跟他怄过气。

  四个寒暑相易,一千多个夜晚灯下苦读,2005年11月10日,吴群终于啃下了这块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的“硬骨头”,成为全市检察机关第一个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的军转干部,出色完成了从军官到检察官的角色转换。

  此后,吴群坚持边办案、边学习,尤其注重办案素材的积累,只要是参加讨论、发表过意见的案件,或者生活中听说的、从媒体上看到的典型案例,他都记下来,时常翻阅。

  民行案件审查都是经过法院审理并生效的案件,属于事后监督程序。针对这一情况,吴群总结出“五段论”审查案件法,即对于一个案件,首先从证据提供、事实认定、法律适用、判决结果和办案程序进行严格审查,如果这五个方面都没有瑕疵,基本上这个案件就不应该抗诉。

  “这条经验已经被大家反复使用,不但能够加快办案进度,而且明显提高了案件质量。”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李永成说。

  长期的办案实践和持续的学习积累,使吴群练就了一身过硬的业务技能,他的办案数量始终保持在处室领先地位。2006年以来,吴群共办理民行申诉案件300余件,其中抗诉案件109件,提请抗诉和再审检察建议36件,经再审,改判、调解和撤销原判发回重审82件,接待申诉案件申诉人600余起,其中150余件案件,经过说理释法使得申诉人主动息诉罢访。  “法律得罪不得,老百姓更得罪不得”

  人民是善良的,人民尊重每一位对人民负责的人,用泪为他送行,用口为他铸碑。

  “太可惜了。吴检察官是好人啊,我永远也忘不了他的恩情。”朱君祥眼含热泪,悲痛地讲述。

  几年前,他在怀远县以蹬三轮车为生,在一起买卖房屋的纠纷案中败诉,律师带他来到检察机关申请抗诉。吴群接手案件后,为了让案件快些水落石出,吴群排除人情干扰,一遍一遍梳理所有关于房屋买卖方面的法律法规,并找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正好适用该案的司法解释。

  最终,该案经过调解处理后,朱君祥分得了一间门面房。如今,朱君祥一家用门面房开了个小餐馆,生活状况明显改善。

  群众利益无小事。吴群牢记,“检察官”前面有“人民”二字,只有心里装着群众,才能无愧这身让他自豪的制服。

  在吴群家里,珍藏着一本关于食疗养生的书和几张治疗癌症的民间药方,需要注意的事项都被红笔细心标注出来。这是一位八十多岁的洪治钧老人,专程从合肥给吴群送来的。

  去年2月的一天下午,寒风凛冽,洪治钧老人走进了吴群的办公室。吴群立即放下手头工作,搀扶老人到沙发上坐下,又赶紧倒来一杯热茶,劝慰老人先喝口水暖暖身子,有事慢慢说。亲切周到的态度平复了老人的情绪,她从头说起几年来索要养老金的坎坷遭遇。听完老人的诉说,泪水模糊了吴群的双眼,当即表示检察机关一定会公正办理案件。

  就在吴群全力投入此案时,病魔却将他的身体击垮了,案子转交给了同事刘虬办理。躺在病床上的吴群时刻牵挂着这起案件,一次又一次在电话中用微弱的声音向同事反复说明自己的办案思路和老人的生活状况。他还专门向老人表示歉意,说他因病不能亲自将案件办理完毕。洪治钧老人哽咽着说:“你都病重成这样了,还在关心着我们这些老人的事,真不知道怎样感谢你呀!”

  “我们没有忍心告诉她这个噩耗。”同事陈伦远说。就在几天前,洪治钧老人还打电话询问吴群的病情。

  一本薄薄的书册、一个关切的电话,沉甸甸、暖洋洋,因为它浸含着一位普通群众对吴群的无尽真情。

  “对我们来讲,办案是日常工作,办好案件是分内之事,但对当事人来讲,他们一辈子可能只打一次官司,这就是比天还大的事。我们没有理由不认真负责办好。”人民群众在检察官的心中有多重,检察官就在人民群众的心中有多重。

  自从走上检察院的工作岗位,吴群就给自己定下了规矩:不哄不骗不打官腔,一张笑脸相迎,一把椅子相让,一杯茶水暖心,一颗诚心办事。多年来,吴群始终工作在办案第一线,经常深入群众中间,了解民生,倾听民意,深知民之所需、民生维艰,这让很多当事人将他视为自己的亲人。曾经有一个案件当事人感激吴群热心办案,多次送来礼物都被拒绝后,实在没有办法,就说请他去路边大排档吃两个炒菜总行吧,没想到还是被吴群婉言拒绝。“不能给当事人一个满意,也要给当事人一个明白。案值有大小,但法律的公平正义没有大小。法律得罪不得,老百姓更得罪不得!”吴群这样说,更是这样做的。“把我7月份的党费交上,因为这个月我还活着”

  “吴群在弥留之际特别交代了三件事情。”妻子梁仁玖哽咽着说,一是要帮他交上七月份的党费,二是一定不能再给单位添麻烦,三是今年不少同事家的孩子参加高考,记得要给考上大学的同事家送份心意……

  其实吴群的病情早已有征兆。

  早在2009年,他带队赴马鞍山参加业务培训时,就出现了胃痛、便血的症状,他只是做了简单的常规检查,没发现明显异常。

  就这样一直拖到2010年3月。他觉得腹部疼痛加剧,以为是阑尾炎,就每天下班之后到医院挂水消炎,打算到“五一”动手术。3月16日,在全市民行工作会议上,吴群突然面色苍白,因腹部剧痛,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几乎无法站立,考虑到会议的重要,他捂住肚子撑到结束才跟领导请假去了医院。

  谁曾想,经医院确诊,他患上了肝癌。这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一时间吴群怎么也接受不了。

  “一向坚强的他也曾在夜深人静时失声痛哭。”一次谈心时,他和同事陈伦远说道,挚爱的检察事业、相濡以沫的家人,太多的担忧、不舍和不甘,都让他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4月初,吴群转到上海接受进一步诊疗,随后传来的消息更是雪上加霜:他患的是原发性胃癌,并且已经大面积扩散,出现肝癌、骨癌、淋巴癌并发,医生给出的残酷定论是他最多还能撑半年。

  正当大家为他担心,不知该怎样安慰的时候,吴群却表现出异乎常人的刚毅。他不愿意放任自己只做一名病人,因为他还是家庭的顶梁柱、单位的检察官。“病来了就治,想办法给治好。真要治不好了,我能多干就多干点。”面对忧心忡忡的亲人和同事,吴群宽慰大家。

  在上海接受介入手术后,吴群竭力要求回到蚌埠,采取化疗与民间疗法相结合的办法继续治疗。治疗中,他不喊疼、不叫苦,想方设法延续生命,只为了能早日回到工作岗位,再为百姓多做些事情。

  仅仅结束了第一个疗程,2010年的夏天还没有过去,吴群又回到单位上班了。看到他准时搭乘班车,同事们都震惊了,大家围住他,纷纷劝他回家休息。吴群却摆摆手连声说,我能行,这点病,我扛得住。

  回到工作岗位后,吴群要求承担办案任务。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领导不同意给他安排工作,但经不住他一再坚持,最后只得把本部门的申诉人来信来访的接待工作交给他。于是,吴群又像以前一样,用和煦的微笑和温暖的话语接待着来访群众。

  其实,他虚弱的身体根本吃不消。

  吴群曾向领导坦承,生病之后,心底郁积的愧疚感越来越沉重,总觉得自己对不起组织的培养、对不起单位的信任,该回报的时候竟然生病了……既然现在病情暂时得到控制,能坚持工作,还是能多做就多做点事情吧。

  癌症确诊后,吴群一直在跟死神进行拉锯战,经历了15次化疗,500多个日日夜夜也早已超越医生的预言。

  然而命运却是还是这样的无情。

  7月13日凌晨,听闻噩耗,同事们急忙赶去医院。

  吴群的妻子用颤抖的手捧出11元钱,交给负责收缴党费的检察院工作人员:“吴群在临终前交代我,一定要把七月份党费交上,因为这个月,他还活着。”“这种辛苦后的幸福和满足只有我们才能享受到”

  胜利东路,沿着路南一条窄窄的水泥路往里,偏僻荒芜的小山坡上,有一幢老旧的两层居民楼。

  楼下的两间房,四十平方米,没有卫生间,就是吴群一家三口十几年来的“蜗居”。这是吴群妻子的单位20多年前所建,没有产权,每月还要缴纳房租。“从部队转业那年,他坚决把70多平方米的住房让给了战友。”妻子梁仁玖说。

  不光是住房,相濡以沫几十年,梁仁玖对很多事情都“难以理解”———

  别人都能为孩子的就业多方奔走,吴群为什么就不能帮自己的儿子找找门路,求求熟人?反而把孩子“撵”出家门,让他自己到外地打工。

  吴群在上海住院时,妹妹看到大哥穿的内衣破旧不堪,就给他买了两套换洗。不想却被吴群说了一顿,说小妹乱花钱。

  ……

  在妻子的眼中,吴群是一个“固执”的男人。

  她清楚记得,丈夫从部队转业那年,领了不到一万一千元的转业费后,眉头都不皱就花了近一万元买回来一台电脑和打印机。这下她懵了,丈夫什么时候变大方了?吴群解释说,学会用电脑,能提高工作效率。梁仁玖只能无奈地笑了,原来只是为了工作。到检察院工作后,吴群发现处室八个人只有两台电脑,工作的时候不方便,就把自家的电脑和打印机通通搬到了单位。这可是家里最值钱的电器了,梁仁玖不同意。吴群却说:买电脑不就是为了用吗,在单位用和在家用都一样。直到市检察院为每位干警配齐电脑后,吴群才把自家的电脑搬回去。

  简陋的住房、清贫的生活,结婚20多年来,妻子从没有一句怨言,一直为这个家默默操劳着。

  因为她更加理解和懂得丈夫,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他常对我说,人们只能看见我们办案的辛苦,却无法品尝到成功的幸福和满足,这种快乐只有我们才能享受到。”这其中的辛苦、幸福、满足,梁仁玖都感同身受。

  去年,在全市首届“十佳检察官”颁奖晚会现场,梁仁玖搀扶着丈夫缓缓走上领奖台,她含着眼泪对吴群说:“好好治病,好好工作,不要辜负领导和同事,我会照顾好你,照顾好这个家……”

  亲人离去,留给家人无尽的思念。“对我的严厉,我清楚父亲不是心狠,他的担忧不比母亲少一分,是我们家现在的特殊情况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父亲想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多些历练,好早日像真正的男子汉一样接下他肩头的担子,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伴着泪水,儿子吴凡写下长长一段父亲永远都无法看到的文字。“以前他在部队时,为了整顿一个连队的管理机制,曾经连续三个月没有回家。我早就习惯了。”梁仁玖说话时,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洒落,“他自己也说过,自从跟了他我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

  学习上不甘落后,工作上兢兢业业,唯独在生活上,吴群一直是低标准。

  简陋的家中,大部分电器和家具还是结婚时置办的,最多的就是那一摞摞各种法律书籍,一张十年前拍摄的祖孙三代全家福算得上点缀了。“照片上吴处长穿着一身浅色棉袄,当时已经穿了十年,今年冬天他还穿着。”几次去过吴群家中探望的同事马莉眼圈泪光闪闪,“吴处长一年四季基本都穿着检察制服,听嫂子说他已经很多年没添置新衣服了。”

  节俭的吴群也有大方的时候,买书、买学习资料,他从不犹豫。

  这些年,吴群在部队和地方先后担任过一定的领导职务,并不是一点“门路”和“机会”都没有,但他从未越雷池半步。在部队担任保障中心主任四年时间里,直接经手资金过千万,他不仅没有动过一分钱的念头,而且想方设法为团里每年节约经费40余万元。在检察院工作期间,也曾有当事人为了表达感激之情,送礼送物或请他吃饭,吴群无一例外地拒绝了。

  面对每一位受访者,聆听一个个故事,家人的理解、同事的留恋、群众的真情,无不让人动容。

  眼前依然浮现的画面是:7月15日清晨,细雨蒙蒙,人们含着眼泪聚集在殡仪馆,送别他们心中的好检察官。追悼会现场,很多人失声痛哭……

  1999年从部队转业进入检察院工作,12年短暂却充实的检察生涯中,吴群先后被授予“全国政法系统优秀党员干警”、“全省检察机关优秀共产党员”、全市首届“十佳检察官特别奖”、“敬业奉献中国好人”等荣誉称号;2010年12月,市检察院作出全市检察机关向吴群同志学习的决定。2011年3月,市委政法委作出全市政法机关向吴群同志学习的决定,2011年4月,吴群受到省委组织部、省检察院的联合表彰。

  虽无彪炳英雄业,却有忠诚赤子心。

  吴群走了,留下的却更多……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