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继愈、季羡林二老的党员身份勿忘

2009年12月10日 来源:解放日报 乐虎乐虎国际登录游戏账号app新闻网

  前不久,任继愈、季羡林两位“大家”级学者仙逝,社会各界、各种媒体以各种方式悼念,表达了国人对有成就知识分子的敬重,对有高尚道德情操的学者的深切怀念。但是,我注意到,在如潮的纪念文章中,很少有人提到二老的共产党员身份,几乎没有人从一个党员的标准来对这两位逝者的言行作出中肯的评价。

  有关资料显示,任老于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笔者迄今尚未查到季老入党的确切年月,据说也是在1956年,这样说来,他们入党已有半个多世纪,算得上是老党员了。那个年代,正处于“三大改造”基本完成,国家刚踏入社会主义门槛的转变关头。此时,二老正值风华正茂的中年,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和个人的成长进步,他们要求加入共产党,应该是庄严而理性的选择。在以后的岁月里,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他们也与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遭到程度不同的迫害,但他们并没有动摇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直至改革开放以后,迎来科学的春天,他们虽已迈入老年,却又做出非同寻常的贡献,这是出自一个人文学者的执着追求,也是出自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责任。

  一个人在社会上,常常会有多种角色、多种身份。在我国,许多人是共产党员,又是某个领域的专家,这是常见的现象。因此,正确认识两者关系,至关重要。中国共产党拥有7000多万党员,除了一部分担任公职行使公共权力以外,为了更好地服务于现代化建设事业,党要求广大党员努力学习科学技术,精通业务,成为专家型的人才。因此,各行各业涌现了一大批“党员专家”,他们以杰出成就和创新成果来报效祖国,正是党所倡导和鼓励的,也是我们事业兴旺发达的标志。这些人既是各行各业的“专家”,又是践行党的宗旨、与周围群众朝夕相处的“党员”。

  当然,像二老那样作出特别重大贡献的“党员专家”也许不多,在他们身上,不但体现了一个造诣高深的学术大家的风范,而且在日常言行中表现出来坚守真理、独立思考、工作勤勉、谦虚谨慎、善待学生和同仁等许多动人事例。如任老的“三不”(不赴宴、不过生日、不当挂名主编),季老的“三辞”(辞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等桂冠),同样也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品德。可见,任、季二老,学问上是顶级专家,在党的队伍里是优秀党员,他们平日里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套话大话,却把两种社会身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是值得我们许多人,尤其是许多“党员专家”学习的地方。

  现代化事业需要各个领域的专门人才、杰出人才,执政的共产党也需要培养和造就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两者绝不是对立的。当然,我们周围还有许许多多有杰出成就的“非党专家”,在我国具体的历史环境下,专家的成长和他们作出的成就,不但是个人付出巨大努力的结果,也与党和国家提供的条件分不开。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各类优秀人才成长的最佳土壤,这是所有党内外专家的共识。为民族振兴、国家富强贡献力量,则是党内外专家的共同心愿。只不过“党员专家”更需要记住自己是共产党员,时刻用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想,这一点,任、季二老尽管在日常言谈中很少提及其政治身份,但他们在行动上无愧于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所以,当我们怀念他们、向他们学习的时候,不应遗忘他们共产党员的身份。

  共产党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处在社会转型期间,一些党的干部发生以权谋私的腐败行为,学界也不是一片净土。现在,“名家”、“明星”、“大师”、“大腕”吃香走红,有些人只热衷于追逐这些称号,“党员”的称号倒黯然了。有的人甚至不惜用弄虚作假、欺世盗名的手段来达到个人目的,这种情况在一些“党员专家”身上也有反映。因此,我以为,我们在宣传报道“党员专家”的先进事迹时,不应该遗忘他们的共产党员身份,而应该实事求是地宣传这一点。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