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腿铁汉:从被救到自助再到帮助别人的勇者之路

梦,差一“点”也能起飞

锯腿铁汉从被救走上帮助别人的勇者之路

2009年9月26日,“梦想起飞”小超市开业了,“梦”字少了一点。

当地人都说,刘刚均是“铁汉”。

10年前5·12汶川地震,他的右腿被巨石压住,20多个小时无法脱困。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他指挥亲友用钢钎、水果刀硬生生把腿锯断。

10年过去,他成为残疾人公益组织负责人。

从被救到自助,再到帮助别人,他踏上了另一条勇者之路。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彭光瑞/文 首席记者 冉文/图

拄着拐在田间劳作

曾经万念俱灰

4月11日中午,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来到四川省绵竹市汉旺镇新区,随便找几个老街坊指路,轻易便在天池宜苑安置房小区找到了刘刚均。

“快请进!重庆朋友过来,啥时候都行!”第一次见面,这个黝黑精壮的汉子有些迟疑,但听说记者来自重庆,他立刻变得热络起来。

他说,是重庆人给了他一条命。重庆人任何时候找他,都行。

接下来,他有些抱歉地让记者稍等片刻,因为他拿到的政府的助残项目,第二天要开会,手上的活儿必须马上做完。

半个多小时后,开始接受采访。 他说,10年前的锯腿自救经历,别人都觉得很牛,但只有他知道,究竟有多痛。

2008年5月12日地震发生时,他乘坐的客车被石头砸开,一块巨石滚落进来,将他的右腿绞在石头与汽车钢筋当中。大家想尽办法,无法移开巨石。直到亲友们背上矿灯,带着钢钎、铁锤到来,已经是次日上午。到了晚上8时,搬开或打碎巨石的努力先后失败。如果再不脱困,他就有生命危险。

“把我的腿割断,拉我出来!”他把心一横,大声喊道。即使没人愿意下手,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唯一选择。妻子高永兰满脸泪水,不忍看到这一幕,默默起身走开。

压在巨石下28个小时后,他指挥亲友用钢钎、水果刀锯断了自己的右小腿,在德阳进行截肢手术,随后被送往位于重庆的陆军军医大学大坪医院。

“我算不上什么铁汉,只是幸运一些罢了。说起来惭愧,躺在病床上的我,真的万念俱灰。”刘刚均说,当时,独生子在地震中遇难、家园被毁以及身上的伤痛,几乎将他压垮。

拖着残疾右腿走街串户为社区居民服务

恢复硬汉本色

“老刘,打起精神来,你成奥运火炬手了。”2008年5月底的一天,医生带来的消息把病床上的刘刚均弄蒙了。反复确认很多次,他才敢相信。但是,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既激动,又担心。

一直负责刘刚均治疗的大坪医院骨科医生(现大坪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王子明介绍,医院给他制定了详细的恢复计划,营养科调配了专门营养餐,帮助他快速恢复。

“很难吃,但真的很有用。”刘刚均仍记得那些营养餐难以下咽的味道,但他必须吃得干干净净,“总不能辜负了医生的好意”。

大坪医院的精心照料效果明显,他的身体指标和心理问题大有好转。接受传递火炬培训时,医院又给他开小灶。

参加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

“你可以的,火炬手!”当年6月16日,他被救护车送到重庆人民大礼堂附近的火炬传递现场。他至今清楚记得,他的编号是206号,排在倒数第三位,跑在前面的205号是西南医院一位骨科教授,跑在后面的207号是一名奥运冠军。

刘刚均这一棒,不是一个人在传递。王子明和另一位志愿者时刻守护在他身旁。身后,还跟着一辆救护车。

坐在轮椅跑完这段不算远的路程,刘刚均被震撼了。他说,没到现场举起火炬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激动,这么多人看着他,他的经历鼓舞着那些在灾难中受到伤害的人,他必须向前跑。

参加奥运火炬传递后不久,他把奥运火炬拍卖了20多万元,全部捐献给地震灾区。“火炬留在我身边只是一种象征,不如用它帮更多的人。”这是刘刚均解释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孩子离去,一度让觉得难以找到生活的意义。

2009年,伤情稳定的他回到四川省绵竹汉旺镇,受到当地青红社工服务中心志愿者的帮助。

“接触到更多的地震伤者,更觉得自己算不上什么硬汉。”刘刚均说。当年9月,在志愿者帮助下,他和另外两名地震伤员合伙开了一家小超市,取名“梦想起飞”,做成横幅挂在门上。

几天后,他们发现,“梦”字中间竟然少了一点。

“我当时就想,也许我们都正好差一点吧。”刘刚均说,他和两个合伙人都是残疾人,刘大爷左脚高位截肢,李大姐失去左脚脚掌,正好都是“差一点”。

“差一点也能起飞!”三人商定,店名不改了。

半年后,刘刚均和当地982户老乡搬进安置小区,梦想起飞超市也搬进小区,直到2014年才关闭。

“不能只等着别人来帮我们,我们应当自己帮自己。”在志愿者和朋友帮助下,刘刚均逐渐恢复了硬汉本色。

后来,各地志愿者陆续撤离后,他开始接手青红社工服务中心。

刘刚均(左)组织参加社工服务活动

希望更多人痊愈

刘刚均介绍,青红社工服务中心8成左右成员是地震伤员,还有先天小儿麻痹症患者以及其他残疾人。虽然灾难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但旁人很难得知,很多伤者依然面临着极大痛苦。

曾经和刘刚均一起开超市的刘大爷,饱受截肢后产生的幻肢痛折磨。“痛起来像电钻在钻一样,最痛的时候要忍受5天5夜,打麻药都没用。”刘刚均说,每当刘大爷幻肢痛发作时,他们就陪着刘大爷聊天,带他去扎针,能缓解一点疼痛算一点。

还有一些地震伤者,或许已经没有身体上的病痛,但心里的伤痛无法排解。遇到这种情况,大家会聚到一起,做一些简单活动,吼几嗓子发泄一下。刘刚均说:“这些伤者在家人、朋友面前不能说的,在我们这些具有共同经历的人面前,可以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伤员们的身体、心理状况逐渐恢复,又开始利用自身经历去影响和带动更多人。他们成立绵竹青红残疾人合唱小组,用“快乐歌唱”唱出来的乐观精神鼓励和影响其他人。“只要我们能乐观、积极地影响到大家,就成功了。”刘刚均说。

2015年起,青红社工服务中心开始承接四川省民政部门公益项目帮助更多残疾人。去年11月,他们还拿到了德阳市民政局社会工作服务示范项目中专门服务残疾人的项目。

近期,刘刚均还萌生了一个新想法:地震伤员中很多人都有各自的精彩励志故事,为啥不写出来甚至由本人演出来,影响更多的人?

这个想法得到绵竹市文化馆支持,也得到很多好心人帮助。

“从受助,到帮人,这种自强的正能量值得传递。”今年4月,已经从大坪医院内科退休的高晓莉携家人到汉旺看望刘刚均时听说此事,立即承诺帮忙联系重庆的电影导演、编剧和作家,帮助完成剧本创作。

谈及承诺的原因,高晓莉说,求生与战胜病痛的刘刚均是铁汉;有勇气迎接生活上的挑战,并且积极向上影响更多人的刘刚均,是勇者。

刘刚均一直认为,10年来,如果说灾难留在他身上的伤疤已经好了99%,但最后的1%,依然是心中长留的痛。他希望,更多和他一样的人,在某一天能真正痊愈。

【责任编辑:史洪芳】

相关链接